<nobr id="xbdz7"><address id="xbdz7"></address></nobr>

    <font id="xbdz7"></font>

          <mark id="xbdz7"></mark>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梵澄譯叢 銀盤中的寶石 (?。┡恋卢斈桥恕た死锵<{ 著,劉文艷,葉繼英,聞中,吳承庭,池秀芝 譯
          走近克里希那穆提及其修行的参考指南
          ISBN: 9787559857910

          出版時間:2023-04-01

          定  價:98.00

          責  編:吴义红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经典阅读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回忆录
          裝幀: 精装

          開本: 16

          字數: 310 (千字)

          頁數: 528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本書是一本回憶錄,作者克里希納通過個人回憶,描述了他與主人公克里希那穆提在眾多會議上的接觸,以及對維瑪拉?塔卡、阿秋?帕瓦爾當和拉塔?布尼爾等與克里希那穆提關系密切等人的訪談,介紹了20世紀偉大的心靈導師克里希那穆提的思想與生平。全書分為上下兩個部分,上部分是由與克氏關系密切之人的采訪匯集而成,內容涉及到克氏生活與思想的方方面面,以及對話記錄,其中不乏種種精辟且引人深思的探討。下部分是對克氏教誨的集中闡述,內容涉及自我、真理、關系、行動、教育、快樂等根本性論題。目前已被譯成多種文字,在歐美多個國家出版。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帕德瑪那潘? 克里希納,出生于印度清奈,1966年獲印度貝納勒斯大學物理系博士學位并于物理系任教。 曾出版《佛教寓言》(Buddhist Parables)、《現代社會的正確生活》(Right Living in Modern Society)等,在國際期刊上發表70多篇研究論文。曾擔任國際晶體學聯盟晶體學教學委員會主席,并獲選班加羅爾印度科學院院士及新德里印度國家科學院院士。

          譯者簡介:

          劉文艷,女,克里希那穆提讀書會組織者,克里希那穆提視頻的資深譯者。

          葉繼英,男,華東師范大學應用心理學在職碩士,心理咨詢師,自由譯者,譯有《悲傷的另一面》《友誼》《尊嚴》等作品。

          聞中,中印古典思想研習者,哲學博士?,F任職于中國美術學院。

          吳承庭,印度學博士,畢業于印度的瓦拉納西大學?,F任職于杭州佛學院。

          池秀芝,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警官學院副教授。

          圖書目錄

          導 論\001

          第一部分 關于克里希那穆提

          第一章 我所認識的克里希那穆提\007

          第二章 與克里希那穆提的個人交往\023

          第三章 克里希那穆提與三位科學家的對話\065

          第四章 克里希那穆提的生活逸事\125

          第五章 阿楚約特?帕瓦爾當眼中的克里希那穆提\146

          第六章?維瑪拉?塔卡爾所知的克里希那穆提\171

          第七章?拉塔?布尼爾心中的克里希那穆提\198

          第八章?馬克?李所認識的克里希那穆提\228

          第九章?克里希那穆提與神智學\252

          第十章?安妮?貝贊特與克里希那穆提:兩個探索真理的偉大靈魂\265

          第十一章?克里希那穆提喜歡講的笑話\277

          第二部分?論克里希那穆提的教導

          第十二章?克里希那穆提的教導精要\290

          第十三章 追求快樂\301

          第十四章?科學與靈性探索\319

          第十五章?對話的藝術\333

          第十六章?全球暴力與個人責任\339

          第十七章 真相有路可循嗎?\352

          第十八章 自我是幻象嗎?\364

          第十九章 沒有沖突的關系可能存在嗎?\385

          第二十章 什么是正確的行動?\396

          第二十一章 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誨實用嗎?\405

          第二十二章 什么是全然地活著?\421

          第二十三章 21世紀的正確教育\434

          第二十四章 關于兒童教育的問題\455

          第二十五章 克里希那穆提的學校\473

          后 記\481

          術 語\487

          譯后記\491

          序言/前言/后記

          中譯本前言

          20世紀90年代初,上海三聯出版了一套“貓頭鷹文庫”,是小開本的叢書,80年代文化熱的余波還在綿延,所以這類思想性的書很受人歡迎,里面除了諸如尼采、加繆、蒙田、盧梭、柏拉圖這樣一些大名鼎鼎的人物著述之外,還有兩冊彼時頗容易被人忽略的書籍:一本是丹麥哲學家克爾凱郭爾的著作《一個誘惑者的日記》,此書的知音限于學界,當時還知者寥寥;還有一本則是連學界也幾乎無人知曉的,那就是印度的克里希那穆提的《生活的難題》??耸系倪@本著作如同他的其他著作一樣,是講演錄或訪談錄??耸系纳砩喜赜蟹欠驳木衲芰?,故語言看似平易道來,意蘊卻甚為深沉,確實是“以現代人易懂的語言工具,透過對談,層層揭露意識中的真相”。當時的署名譯者,是杭州大學的何雋夫婦,可惜他們沒有對克氏展開詳細之介紹,旁人自然是知之未詳。

          我也是借由此書,開始關注這位克里希那穆提。后又輾轉知道了克氏在世界文化圈的地位,他早就被視為一位先知性人物,不但是20世紀這一百年當中印度最重要的幾位圣者之一,也是具有世界威望的精神導師,像亨利?米勒所說的那樣:“克里希那穆提是我知道的唯一能完全摒棄自我的人,和他相識是人生最光榮的事!”甚至,有人愿意把他視為當代的佛陀?!八难菡f,是我所聽過最令人難忘的!就像佛陀現身說法一樣具有說服力?!泵绹闹R分子赫胥黎即是這么認為。

          然后,就是21世紀開始的那幾年,克氏的著作突然風起云涌,在中國大陸迅速流行,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臺灣的一位奇女子胡因夢的翻譯與鄭重推薦,胡因夢還出版了她個人的人生自傳,里面設專章談及克氏,承認克氏就是自己精神修行和尋道歷程中的頂峰人物,是自己精神之旅的五十三參之最后一參,究徹心源,終得圓滿。于是,克氏的著作就成了最時尚的讀物,甚至也被一些都市小資納入“心靈雞湯”或“生活勵志”一類的書籍當中。但不管怎樣,克氏的著作確實在中國大陸很是走俏,這對于我們了解世界文化進程的一股重要精神,顯然是大有益處的好事情。如今,克氏的書在中國大陸也已經風行了二十多年。但我們深知,所有像樣的研究似是匱乏的,克氏之著作,并非一般意義之時尚讀物,當其也變成了大眾流行文化的一部分,而缺乏學術的對待,這正是需要我們警惕的。當然,我們更愿意相信一些精神性的革命在靜悄悄中進行著,此未必盡為世人所知矣。

          很多年以后,我在英國遇到了考文垂大學的艾倫?韓德(Alan Hunter)教授。在他的邀請之下,我從伯明翰乘車到考文垂與他相晤,中間亦有過幾番深入的交談。第二天,他與他的夫人一起,從考文垂出發,親自開車把我送到了倫敦南部位于雷丁的吠檀多中心(Vedanta Centre),沿途是一路絕美的英國鄉野風光,中間他們還特意安排了一程,帶我參觀英國前首相丘吉爾的出生地,即世界最著名的私人宮邸建筑——布萊尼姆宮(Blenheim Palace),此境此情之下的所聊諸話題,亦是畢生難忘。

          最初,我只知道韓德教授是印度加爾各答大學的博士,熱愛東方文化,西方人的面孔,東方人的心靈,但確實不曾料到的是,其博士論文的研究對象,居然就是克氏的教育思想。而且,更讓我驚喜的是,那一次,即在考文垂他的家里所度過的那個美好靜謐的夜晚,他告訴我說,自己早在1988年就已經用漢語翻譯出了一本克氏的著作,并在港臺兩地同時發行。書的名字喚作《重新認識你自己》(Freedom from the Known),并起身將他書架上僅存的那一譯本費了好大的勁找到,簽名贈送給了我。

          韓德是一個極富善意的英國人,當時,天已經擦黑,他立起身來,在自己的書房里點起了燈火,尋找起那幾十年前的一本舊書。開始顯然沒能找到,我在他家的客廳里面飲著下午茶,時而沉思,時而閱讀。然后,當他第二次回來時,右手中果然拿著一本書,一本古色古香的、漂亮的中英文對照本《重新認識你自己》。韓德說,這是自己與幾位中國朋友合譯的作品,同時,他徐徐說道:“你知道嗎?臺灣有一位女子,叫作胡因夢,她也讀過這本書。因為喜歡克里希那穆提的思想,于是她先是在臺灣,后來則在大陸宣傳克氏……”就像平時一樣,他的語調是慢條斯理的,而當時的我呢,心中卻有一層特別的觸動,驚奇感已然抵達了頂點!

          我猜想那本書,應該就是克氏在漢語世界的第一部譯著了。在此書的后面也附有一個對克氏的扼要簡介。關于克氏,據說有過一個意識的覺醒,大體是在1922年的8月,他后來自己回憶:

          我經歷了人生第一次最不同尋常的體驗。我仿佛看到有一個人在修路,那個人就是我,他握著的那把鎬頭也是我,他正在擊碎的那塊石頭是我的一部分,旁邊柔軟的草葉和大樹還是我。我幾乎可以像修路工人一樣感覺和思考,我能夠感覺到微風從樹間吹過,草葉尖上的小螞蟻我也能感覺到。小鳥、灰塵和聲響都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就在這時,一輛汽車從我不遠處駛過,我就是司機,我就是引擎,我就是輪胎。隨著汽車遠去,我與自己的距離也越來越遠。我存在于萬事萬物之中——有生命的和沒有生命的,山川、蟲豸以及所有能呼吸的東西,萬事萬物皆在我之中。一整天我都沉浸在這種喜悅狀態中。

          從1924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克氏每年都會舉辦世界明星大會,夏天在荷蘭的歐門,而春天,則在美國的歐亥山谷(Ojai Valley),這是離美國洛杉磯七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幾乎每年都會舉行露營會。當1911年1月,人們在印度的馬德拉斯為他成立了“世界明星社”,并以他為救世的彌勒時,所有的信徒皆認他為自己的精神導師,克氏卻在1929年8月3日,在歐門主動解散了該組織,他說:

          我堅信,真理是沒有道路的境域。人是不能通過任何道路、任何宗教、任何宗教派別接近真理的……我要那些了解我所說的話的人,獲得完全的自由,而不是跟隨我,把我變成某個宗教派別的囚籠;而且他們應該擺脫來自宗教、拯救、精神生活、愛、死和生命本身的一切畏懼。你們為了迎接世界導師的來臨,已經準備了十八年,你們組織起來也已經十八年了,你們指望有一個給你們的心靈帶來新的快樂,為你們的生活帶來完全改變的人……現在看看發生了什么呢?……你們要新的上帝代替老的,新的宗教代替舊的——這些都是同樣無效的,只不過是些障礙、限制、拐杖而已……你們習慣于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的進步怎么樣,你們的精神地位怎么樣,這些都太幼稚了?!?p/>

          克氏是勇敢的,他擔心人們成了第二手人生經驗的承受者,正如在《重新認識你自己》一書中,他說:“我們是各種影響的結果,在我們身上沒有什么是新的,沒有什么是我們自己發現的,沒有什么是獨創的,原始的,清新的?!?

          這些話語,都是自空性里面直接流露出來的,是克氏于20世紀的宗教世界里面發動的一場靈性的革命,而回應他的,卻是佛陀在兩千五百年以前的那摧毀一切而不為一切摧毀的金剛精神:“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p/>

          后來,我有機會拜訪印度南部的著名城市馬德拉斯(現改名為金奈)。它是東印度公司的最初司令部,是詩人泰戈爾去國還鄉贏回諾貝爾獎的出???,也是人們因圣人辨喜而來今日天竺朝覲的凈土。其中,與克氏關系甚密切的,就是此地還是國際通神學會的大本營。

          大概是在19世紀將要結束時,歐洲的玄學圈里面開始流傳有關彌賽亞或世界導師即將再來的消息。烏克蘭裔的勃拉瓦茨基夫人與英國裔的貝贊特夫人,就是其中最關鍵的兩位女性領袖。1875年,通神學會的構想成形,勃拉瓦茨基夫人就開始四處旅行。她首先是到了孟買,接著到了錫蘭,她接受了佛教徒的皈依儀式,最后,再轉到了南海邊的馬德拉斯。1882年,通神學會的總部就在這里的阿迪亞爾(Adyar)成立。這些自歐洲來的人一邊學習人類最古老的智慧,探索宇宙的奧秘和人類的潛能;一邊依照印度教和佛教的傳統經典,尤其是密教的典籍和教誨,他們汲取了其中的玄學體系而自成一格,出版諸多著作。同時,他們也在尋找人類的導師。勃拉瓦茨基夫人于1891年去世前,就已經宣布,通神學會成立的真正目的,就是要為再來的世界導師預備道路。而繼任者安妮?貝贊特(Annie Besant)則是在1889年讀到了勃拉瓦茨基的《秘密教義》這一巨書,之后不久,她就與這位通神學會的女創始人結識了。1907年,因奧爾科特上校去世,安妮?貝贊特晉升為通神學會的國際主席。而且,也是在馬德拉斯的阿迪亞爾海灘,她發現了少年克里希那穆提的天賦。

          安妮?貝贊特自己就是一位奇女子,這樣的女子出現在歐洲,對于整個19世紀末葉的人類思潮皆有重大的喚醒意義。但她也一直被人們視為叛逆分子,其實,她的真實身份應該表達為:是自由的思考者,是一位堅持自己理想的生命斗士。她十分雄辯而又富有獻身熱情,同時,又具有高明的社會組織能力,作為一位真誠的社會改革者,曾長期致力于思想自由、女權運動、工會制度、費邊社會主義,以及女子節育運動。后來,勃拉瓦茨基的著作卻一舉改變了她的思想,安妮?貝贊特就把自己無窮的精力從唯物論和無神論的方面,轉向了玄學與神學的使命。她宣布加入通神學會時,她那些熟悉的朋友和仰慕者,包括著名的蕭伯納、韋伯夫婦,以及查爾斯?布雷德洛等人,全都為之愕然。但她很快遠離過去的世界與伙伴,她也知道,自己所扮演的新角色可能會引起仰慕者的嘲笑,她寫下了如下一段感言:

          此刻,就像我的人生其他階段一樣,我仍然無法以謊言換取平安。不管這篇說辭令人滿意或不令人滿意,會帶來贊美或是責難,在那個緊迫的召喚之下我必須說出實情。對真理的忠貞不貳使我必須保持不受玷污,不受友情和人際關系的束縛。真理也許引領我進入一片荒蕪,即使如此我也必須追隨。她可能剝奪我所有的愛,我還是必須追隨她。即使她殺掉我,我仍然信任她。我的墳上不需要任何墓志銘,只需要這句:“她一直都在追求真理?!?p/>

          1893年,她46歲的時候,決定把自己的后半生奉獻給印度,后來還成了印度國大黨的第一任領袖。她一直試圖恢復印度的宗教精神,那時,在印度最初的演說中,她直接指明了這一點:

          如果宗教在這塊土地上消失了,這個世界就不再有宗教的存在。印度的手中握有照亮那些在迷霧和風雨中失落的唯物主義者的圣火。如果這圣火從她的手中掉落,它的火焰就會被那些渴求世俗財物的人踐踏。印度如果喪失了她的精神文明,也就喪失了她的未來。如同希臘與羅馬,她必定陷入黑暗。

          克里希那穆提就是在那種背景之下,被貝贊特夫人她們發現的。

          小克里希那穆提的父親拿南尼亞原是一名公務員,在1908年退休,一個月一百二十五盧比的退休金根本無法養活他的家人,于是,他在阿迪亞爾的通神學會總部謀得了一個助理秘書的工作??死锵D悄绿崤c小他3歲的弟弟尼亞南達常常在附近的海邊游玩,貝贊特夫人最信賴的朋友之一賴德拜特(C.W. Leadbeater)先生是具有靈視能力的異人,他就是在那里,看到了克里希那穆提,并一連觀察了好幾天,愈來愈發現這個男孩子的靈光不同凡響。

          有一天晚上,賴德拜特游泳回來,興奮地告訴自己的助理伍德,那名具有不凡靈光的男孩就是克里希那穆提。伍德十分驚訝,他早已認識這兩名男孩與他的父親,但克里希那穆提絕非他心目中的天資雄厚之人。賴德拜特卻堅信此人終有一日會成為偉大的人類導師、演說家。伍德問他:“有多偉大?像貝贊特夫人一樣偉大嗎?”

          賴德拜特回答:“偉大多了!”

          …………

          于是,通過他們的父親拿南尼亞,貝贊特夫人獲得了對兩個孩子的監護權與教育權。故事就這樣開始了:送他們去英國留學,為他們籌備基金,為克氏成立了“東方明星社”,等等。但1926年之后,克氏的很多信徒已經發覺一些異樣,他們開始心神不寧,意識到克氏不愿意實行那個預先安排的神圣角色,他開始講出了使人擔心的話語,他們希望他成為一個精神導師,告訴自己的信徒該怎樣好好地為他服務、為人類服務,但是,人們卻常常聽到克氏說,你們應該開動自己的腦筋,而且不應該聽從任何身外的權威云云。他們深感意外。一直發展到了1929年的8月,克里希那穆提在荷蘭的歐門面對三千名會員,最后以震驚世人的一次演講,解散了貝贊特夫人為他打造的“東方明星社”。接著,遣散信徒、退還捐款,他以自身為范例,深知“塵本無體,自心所變;塵復生心,遍計熾然”的空性之理,故向世人宣告——“真理,是無路之國”,力破一切的精神性依附,無論是組織形態,還是觀念系統。

          就此,胡因夢曾有過總結,對于克氏的思想她是這么說的:

          “克氏的教誨看似哲學、禪、中觀與佛家的原始觀點,但是其涵蓋的層面以及微細的程度又似乎超越了以上的范疇;基本上他是一位無法被歸類的老師,他的教誨簡化地說就是最究竟的真理。因為究竟真理已經超越自我中心的活動,深入于真空無我之境,所以是不能言傳的。

          “傳統宗教組織對于無法言傳的真理多半以直觀的‘悟’來下手,但克氏的解說方式卻是從反面切入……既然無法從正面說明,那么就從反面一一破除各種幻覺、象征、名相、意識形態、價值觀、教條、理想、時間感、掙扎與二元對立。當所有的無明之網被解開時,不需要任何刻意的修煉或鍛煉,也不需要再建立任何觀點與概念,人心自自然然便能安住于解脫的空寂狀態。當機緣成熟時,開悟的熏風會不請自來,這便是克氏所謂的‘無為之道’?!?p/>

          自那個夏天之后,克氏就徹底拋開了一切宗教的教條與傳統典籍,專門以破為主,直指心性,其主張卻一以貫之:人,應該獲得無條件的解脫——把自己從各種人與人的隔閡、畏懼與限制中解脫出來,從各種外在的權威與宗教傳統當中解脫出來,喚醒人們生活的勇氣與誠懇,投入自己無妄的真實人生。

          他對現代科學與靈性探究的思考,皆有很深邃的洞見,可以促發人們的深度反省。但畢竟人是生活在雙重世界里面的一種存在。歸于自然的畢竟有限,而精神界的英雄是不甘心臣服于自然力的支配的。作為精神存在的人,總是在吁請一種更加自覺的努力,破除各種外在的宰制,活出一個自由的生命,這種內在的探索,是靈性世界的進化。但非常困難。我記得他曾經講過一個意味深長的笑話:

          “耶穌基督從未看過足球賽,于是他就問圣彼得能不能一起去看一場。圣彼得說:‘可以的,我的主,我來安排這事情?!麕бd到愛爾蘭看一場比賽,那兒是天主教徒對抗新教徒。耶穌不亦樂乎地看著,天主教徒進了第一球。他高興地鼓掌,將帽子扔到空中說:‘萬歲!’然后比賽又開始了。這一次,新教徒進了一球。耶穌又非常興奮。他愉快地鼓掌,將帽子扔到了空中。一個坐在他后面的男人對他的行為感到很費解,輕敲他的肩膀問:‘等等,閣下!您究竟是站在哪一邊的?’耶穌說:‘我不站在任何一邊,我只是享受這場大游戲!’此人懷疑地看著他,嘴里喃喃地說道:‘哦,原來是一位無神論者!’”

          此后的半個多世紀,他一直在世界各地奔走,教誨他自己領悟到的信息。正如韓德教授所云:

          “他成年之后,在任何地方都住不上幾個月(除了戰爭年代之外),他覺得他不屬于任何國家、任何民族或者任何文化?!?

          然而,在旅行的時候,他使用的畢竟是他的印度護照。因為印度是他的母國,而且有最重要的親人、朋友,還有幾個教育中心,尤其是他的弘道圣地,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位于印度著名的圣城瓦拉納西的那一所,即恒河岸邊的拉吉嘉特—貝贊特學校(Rajghat Besant School)。

          這所學校最初是貝贊特夫人在印度安居的地方,后來,克氏在此成立了拉吉嘉特教育中心(Rajghat Education Centre)與貝贊特學校(Rajghat Besant School)。當初成立之時,詩人泰戈爾還曾自寂鄉專門發來祝賀信。自1985年開始,兩個中心就由克氏決定,親自交托給了他的朋友帕德瑪那潘?克里希納教授,即我們手中這本書的作者。

          我最初是在加爾各答知道有這樣一本書,也聽說了帕德瑪那潘?克里希納教授的名字。

          當時,我在辨喜大學訪學,正好該學校有一次春天的圖書展,在展廳那里,我結識了專門銷售克氏著作的卡瑪爾?塔克先生(Kamal Thacker),他是克氏基金會于加爾各答的負責人之一,那時候,他鄭重地向我推薦了帕德瑪那潘?克里希納教授的這部皇皇大著《銀盤中的寶石》。他也特別推薦了位于圣城的拉吉嘉特教育中心,他說:

          “你一定會喜歡參觀那個位于恒河岸邊的教育中心的。我相信,你與克里希納博士的對話,對你來說絕對是珍貴的,因為你對克里希那穆提的教導是如此富有興趣?!?p/>

          于是,我就有了第二次的瓦拉納西之旅。當然,與第一次來拜訪佛陀兩千五百年前的鹿野苑不同,這一次,我是專門拜訪克氏于半個多世紀前建立的中心,我會見了克里希納教授,我得到了他們的真誠接待。先生年過八十,卻思維敏銳,記憶驚人,他是克氏尚活在人世的見證人,亦師亦友??死锵<{教授是1938年生人,早年,在德里大學攻讀物理學的碩士,1959年取得碩士學位之后,再到貝拿勒斯(瓦拉納西舊稱)印度大學(Banaras Hindu University)攻讀博士課程,后來便在該大學就職。當日,與他一起接待我的,是他的夫人,她是婦產科專業畢業的醫生,于貝拿勒斯大學的醫學院工作。因自己的先生受克氏臨終所托,便一起于1986年正式辭掉了大學里面的工作,夫妻一起,成為這所拉吉嘉特學校的守護人。

          我在這里的花園別墅生活了幾天,見到了世界各國絡繹而來的朝圣者??死锵<{教授親自帶我參觀了整座中心,并介紹了它們的歷史沿革與課程設置。我除了在中心飲茶聊天之外,也與一些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一道,參訪了恒河的夜祭與晨祭;中間,我還曾獨自一人拜訪了印度偉大的詩人卡比爾的道場。

          因為這次是二度訪入,使得我對瓦拉納西天空上方的云彩與光明深有記憶。

          這里是古時的森林圣者會聚探討哲學的道場,是恒河沿岸七座圣城之首,是濕婆神的月牙之人間相,亦是佛陀走入人世間首開教義、初轉法輪的所在。同時,它也是世界上第一古老的神秘之邦。我們在瓦拉納西,迎面就是最神圣的那一段恒河,如同發光的月亮。

          當日,我便得到了克里希納教授的信任,他遞給我這本《銀盤中的寶石》(A Jewel on a Silver Platter),并囑咐我,將來時機成熟,組織中國的譯者翻譯。

          關于書名“銀盤中的寶石”,我雖未直接求證其中的深意,但我知道印度是有九種寶石(navaratnas)護佑世界的傳說,在此書的第八章便有一段重要的話:

          一旦這些寶石被賦予靈性,它們就擁有了神奇的力量,保護握著寶石,或擁有寶石的人,它們還可以守護一個地方??死锵D悄绿釋Υ松钚挪灰?。不論是在印度、布洛克伍德學校還是在歐亥,他都曾親自把一小盒一小盒裝在金銀箱子里面的寶石賦予靈力,把它們放到熟石膏做的小容器里,再埋到房屋的東北角,并且給出了保存的說明。他希望有人能鼓勵這些寶石,跟它們說話,用愛包裹它們,一直保持某種聯系。

          我思忖之下,竊以為自己大體是能夠明白克氏與該書之用意的,“銀盤”(Silver Platter)云云,指的應該就是這樣一座古老的圣城,古時也叫作貝拿勒斯的恒河月亮灣之地;而這個中心,就是在人類精神的天宇發光的一塊“寶石”(Jewel),它需要合適的人來守護。于是,我想起自己曾經在喜馬拉雅山時,拜訪室利?阿羅頻多道院,當時立在一塊高處的懸崖上,兀然生起了一番感慨,那段話放在這里,或許還是應景的:

          花香御風而至,低下不遠處便是于晚風中靜靜站立著的室利?阿羅頻多的靜修林,在那一抹夕陽的西照下熠熠生輝。這些圣所是大地上越發罕見的救贖性存在,恰如夜空中的星光。神圣母親(Mirra Alfassa)曾說:“在古代,有許多偉大精神真理的教示,是一秘密傳授,限于少數入道之人?!边@些圣所的建造者,如同古時的吠陀仙人,以其卓越的生命境界實現了自己,親證了宇宙的實相,當他們于生年的拂曉中,明白了一切,徹悟了諸有,復與諸神一道,一邊歌哭一邊歌笑,回過身來為凡愚遍滿的人世間盡心盡力服務。唯有他們,才是此等真風告竭時代一眼清澈的活泉與流水,洗去文明的滄桑與疲倦,洗去塵氛厚積的無邊的俗氣。

          人類的知識本身是動態的,更高層次的知識,都是有條件的,它既需要合適的人來傳述,也留待合適的人來接收,所以古人才有“夫有真人而后有真知”一說,并且,對其中的師承有最嚴格的限制,“可傳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見”,這是對秘密譜系的一個說明,前一句是從導師這一頭講的——有好的導師,卻不一定有好的弟子;第二句是從弟子這一頭說的——弟子有了證悟的境界,卻不一定有可表達的言語、可感覺的實在。必須彼此心心相印,才是存在界的福祉,誠如書中所云:

          你可以重新帶一盒寶石,我給它賦予靈力,你再把它放到學會的其他地方,便又有庇護作用了。

          1986年1月,克氏從醫院回家,他被診斷出患有胰腺癌,2月17日凌晨去世。曾有人要求他用一句話總結他自己全部的教導時,他說:“在空性無邊的寂靜中,無須費力,學會與死亡的共存?!保ˋttempt without effort to live with death in futureless silence)此外,還有一句話,也一起闡明了克氏的重要觀點:“有人問克氏的教導主旨,他說:‘先生,沒有教導這回事,你不須了解它;你要做的就是了解你自己。我整個教導的目的是要讓你意識到認識自己的重要性?!睕]有教導者和被教導者的區分。在這個層面上,他承載了佛陀的箴言,你必須成為自己的光。這就是這位圣者——這位堪稱20世紀的蘇格拉底之智慧術,他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誕生出自己來,那才是空性里面熠熠生輝的真寶石,才真正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趟“自性之旅”。

          克氏去世之后,他的舍利主要埋在三個地方:第一,就是南印度阿迪亞爾附近的海中,這是相術師賴德拜特發現少年克里希那穆提天秉卓異的地方;第二,就是拉吉嘉特附近的恒河和亞姆納河(Yamuna)的匯合處;第三,在克里希納教授與一些主要門人的努力之下,把他的一部分舍利撒在了喜馬拉雅山的高處,也就是恒河的源頭甘戈特里(Gangotri)。如今,這三個地點,都是人們可以去靜靜冥思的圣所。

          克里希那穆提作為20世紀一位偉大的心靈導師,其影響力滲入世界與人心皆甚為深廣,然漢語界一直缺少重要的概述其基本精神的好書,此書或是心中的理想書籍之一。此書是克里希納教授極為重要的著作,他根據自己的記憶,除了自己的長期研究與回憶外,還特別訪問了克氏尚在人間的許多親密朋友。所以,作為介紹克氏的思想與生平的權威之作,該書之不同于平常的書寫語法,它基本上是以對話形式為主的回憶錄,因為是為數不多的親近克氏的友人所留下來的第一手記錄,所以,對于我們認識克氏的真實心靈尤其珍貴,無怪當年甫一問世,立時在世界各地風靡,甚至在俄羅斯、西班牙,以及南美的許多地區,也是迅速譯畢,一紙風行,洛陽紙貴。

          可惜,因各種原因,此書的漢語版本的翻譯并不順利,中間也幾度推倒重來,后來,除了池秀芝的翻譯外,臺灣的吳承庭博士也參與進來,協助翻譯與校對;復又在浸淫克氏幾十年的楊自力與洪眉老師的薦舉之下,劉文艷與葉繼英承接了大部分的翻譯工作,才宣告此一皇皇巨著的完成。在這里,我要特別對他們表示感謝,也感謝曾關注與幫助過此書的朋友們。在此,我們希望此書的正式出版,不但讓中國喜歡克氏思想的讀書人大飽眼福,更希望能夠重新續上中印文化的兩千年友誼史的新篇章。

          聞中

          壬寅年立春

          杭州融創?璦驪山

          名家推薦

          克里希納對克里希那穆提關于人類嚴肅問題的教誨中諸多方面的細致探索是清晰而富有洞見的。在我看來,克里希納是克里希那穆提教誨現存于世的最佳釋義者之一。

          ——拉維? 拉溫德拉

          在這本書中,克里希納教授從各個方面描述了克里希那穆提的個人魅力和深刻教誨??死锵<{對個人與教誨的親密意識使他成為能夠理解這位20 世紀偉大導師杰出貢獻與成就的理想作者。

          ——蒂姆? 博伊德

          我們必須有共同思考的能力。如果身處這個墮落腐敗的世界,能看到其重要性與必要性,這種能力就會自然而然且無法避免地降臨。共同思考并不意味著同意或反對,而是將自己獨有的成見、主張和評判放在一邊,于是才有共同思考。

          ——克里希那穆提

          克里希那穆提作為20世紀一位偉大的心靈導師,其影響力滲入世界與人心皆甚為深廣,然漢語界一直缺少重要的概述其基本精神的好書,此書或是心中的理想書籍之一。

          ——聞中

          編輯推薦

          這是一部輯錄而成的著作,而非刻意的創作。前半部分記敘了作者與克里希那穆提的交往,突出了二人心靈相通,因此克里希那穆提才選擇他做了自己事業的接班人,體現出主人公超凡的智慧和獨到的眼光。同時也列舉了其他一些和克里希那穆提有過密切接觸者對他的印象和評價。后半部分是對克里希那穆提教誨的集納,其中有許多精辟且引人深思的真知灼見,發人深省。通過這部書可以對克里希那穆提這位世界級哲人有比較全面的了解。

          精彩預覽

          第一章 

          我所認識的克里希那穆提

          通常我們用血統、家庭、成就和教育等描述一個人,但是,身為解脫者的克里希那穆提,這些都與他毫不相干。他用另一種維度的意識活著,直到我們在自身那里也發現這種同樣的意識,才能確實知道他的意識。人們能夠借著理性來推測這位男人,但怎么能夠傳達出他生命的馨香與存在呢?我在嘗試描述他時所面臨的問題,不由得讓我回想起了《薄伽梵歌》(Bhagwad Gita)當中的對話。

          阿周那(Arjuna)問黑天(Krishna):什么是解脫者的樣子,這種人是怎么生活,如何行事、吃飯和睡覺的呢?黑天詳細地答復了他,其大意是:“從表面上看,他與眾人一樣,吃飯、睡覺、生活;然而他又與眾人完全不同,因為當他做這一切時,他與這些普通人的理由是不同的?!痹谝磺械牟煌?,最重要的是他活著時的意識狀態,而不是他的社會成就、教育程度、學問或所有的演講等等。即使沒有上述的這些成就,也絲毫無損于他的意識狀態。

          要如何表達那種意識狀態?在他面前,人能感受到這種狀態,但無法用語言描述。語言只能表達外在的活動,包括你聽到的話語,你把握住的想法,等等。人們無法通過語言表達心靈或意識的狀態,得從字里行間去深入感受,然后說:“讓我試試!”

          第一次接觸,德里(1958—1959)

          我出生于印度中北部的印多爾(Indore)。1955年,我17歲,正在家鄉的一所大學學習,就是在這段時間,初次接觸到克里希那穆提的教導。暑假期間,有一次我正在翻閱父親書架上的書時,碰巧看到一本小冊子,封面上的書名是《與學生談話》(Talks to Students),作者克里希那穆提。那時我還沒聽說過他的名字,當然對他也就一無所知。受到書名的吸引,我開始閱讀。內容討論各種各樣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也恰好是正值青春期的我,頭腦中常??M繞不散的問題,但是我們的老師從不討論。他會這樣問學生:“老師走進教室時,你們為什么要起立?”“尊重與恐懼一樣嗎?”他又會問女孩們:“你們為什么在自己的額頭上點上‘蒂卡’(tika,紅點)?”“你們清楚你們做這些事的目的嗎?它們的意義究竟是什么?”“你們有沒有質疑過自己?”“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你們為什么害怕考試?”我們的教育體系從來不討論書中的問題,所以這本書也就特別讓我著迷,并且更想閱讀他的其余著作。我詢問父親有關克里希那穆提的事,他告訴我他在通神學會成長的過程、如何被“發現”等等。我父親也在通神學會住到1920年,他們兩人是同時期的人,我的父親只比他小兩歲。

          當時我唯一能取得的另一本書是《最初和最終的自由》(The First and Last Freedom),內容同樣帶給我很大的震撼,讓我在心中把他想象成同佛教僧侶一樣:明智、平靜和沉著。所以當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不免大吃一驚,感到極為驚訝,因為他與我腦海里的形象截然不同。1957—1958年的冬天,他在德里,住在希瓦?饒(B. Shiva Rao)的家中,當時我正在德里大學攻讀物理學的碩士學位。我參加了他的公開講座,并渴望見到他。有一天,希瓦?饒先生邀我和他一起吃午餐。餐前,當饒先生把我介紹給克里希那穆提的時候,他問我:“你在做什么?”我回答:“我在大學修物理學?!彼蛦枺骸澳銥槭裁葱尬锢韺W呢?”因為大家都讀大學,我覺得他的問題有點奇怪,我回答:“為了能有工作、可以謀生、有安定的生活?!彼艚叙埾壬?,對他說:“希瓦?饒,我們的教育有嚴重的錯誤!看看,這位年僅19歲的男孩,他已經在焦慮他的生活、婚姻和謀生了!”我一下子感到尷尬而渺小,我以為他是在故意奚落我。我說:“先生,難道我的想法有問題嗎?”他說:“做你喜歡的事 ——即便是乞討、借貸或偷竊也好,別擔心未來,也別擔心將來究竟是怎么謀生的?!蔽曳浅U痼@!我問他:“偷竊?”他回答說:“不,不是偷竊,我是指可以做任何一件事情,但是,需要你能夠帶著熱情去做,為了喜歡去做,而不是為了謀生!”他補充道:“我們教育體系的問題,是其目的只是為了謀生,只是為了尋找工作。我們已經把教育變得這么卑微,這么可怕!”這就是他,不試圖取悅人,或留給人們好印象。他熱切、敏銳、自然、絕不虛偽,又充滿了熱情。

          我們午餐吃了很久,中間穿插了一些有趣的談話。我問他:“先生,您的書里面也曾提到了您在通神學會時,大家坐在一間封閉的房間里聚會,以便與死靈交談,這些都是神秘現象,這些都是瞎編的嗎?”他回答說:“不,這些都是存在的,它是另一種能量形式,然而無關我們的德行,所以我對它們不感興趣?!苯又?,他又停頓了一下,補充道:“當然,心靈,也有極大的能力產生出幻覺?!蔽液髞碜聊ニ囊馑?,我覺得他試圖傳達神秘現象、心靈感應、超意識與靈性能力是確實存在的;但若是人們對金錢、權力、職位或地位沒有興趣——那么人們何苦需要培養這種神秘的力量呢?

          他說他自己完全不記得童年,也不記得住到38歲的阿迪亞爾,他也不記得他的弟弟尼亞的臉?!拔颐銖娪浀玫?,是母親(指貝贊特夫人)那一張臉的輪廓?!比缓?,他說了聽起來很難理解的話:“當然,如果我想要,我是能夠記起他們的?!蔽覇査@是不是他不活在過去,而總是活在當下的原因,而我們卻在當下的時候,老是想著那些未完的過去,并不斷加深對過去的印象,他回答:“不,并非如此?!?p/>

          我仍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他是否想告訴我,這些事情并不存在于他的記憶中,但是,他能夠從別處回憶起它們嗎?那天午餐結束后,他又說了一些讓我極為震驚的話:“我不知道什么是饑餓!”我問他:“您是什么意思?您長時間不進食的話,難道會沒食欲嗎?”他回答道:“不,我只是變弱了;我吃東西,就是為了保護這具身體?!蔽液茈y相信他沒有食欲,并好奇他的無欲無求是否真能到達如此高的境界!

          那段時間,正好艾米莉?魯琴斯夫人(Lady Emily Lutyens)的《日中之燭》(Candles in the Sun)出版了,書中描述克里希那穆提在通神學會的生活及發生在他周遭的政事與陰謀。我告訴克里希那穆提我已經讀過了此書,他問我:“你有什么看法?”我告訴他:“我覺得毫無必要?!彼麊栁遥骸跋壬?,有哪一本書是必讀的呢?”

          一般在參加他的座談會后,我會向他提出很多的問題。有一次,在問答環節后去跟他打招呼,他慈愛地握著我的手,說:“你有太多的問題,孩子啊,你有太多的問題!”

          在他面前時,我所感受到的愛和關懷,很難用語言來描述或傳達。從他的聲音、表情當中,他的整個舉止與存在當中,愛與關心都在傾瀉而出。

          1960年之前,與克里希那穆提在拉吉嘉特

          1959年取得碩士學位之后,我到貝拿勒斯印度大學攻讀博士課程。那段時間他來到瓦拉納西,在位于拉吉嘉特的基金會的學校進行幾場講座。這所學校,即是他后來于1986年任命我為校長的學校。講座地點離大學很遠,大概是八到十英里,只要他一來這兒演講,我就會騎著自行車去參加。有一次他在演講中說道:“有紀律的頭腦是怠惰的頭腦!”我不明白這句話,對我來說,紀律嚴明的人應該是工作積極、守時、生活有規律。后來有一次遇到他,我問他這句話的意思,他立即回答:“如果他不懶惰,他為什么要自律呢?如果我必須在早晨六點起床,我就起床;但是,如果需要一整套的紀律來強迫自己起床,那么這個人是怠惰的,不是嗎?”

          他用這幾句話向我解釋二元性的對立和沖突的起因:當某人試著培養勇氣時,意味著他害怕;當某人試圖不用暴力,這意味著他是暴力的。無論我們試圖追求什么,事實恰恰相反,這是他的教導核心之一。人應該著重的是停止怠惰,而不是通過自律來強迫自己改掉懶惰習性。懶惰是有其原因的,也許是沒吃東西、沒睡覺、不好好運動,或者身體疲憊而沒有足夠的能量,等等。如果人們試圖強迫自己培養紀律,而不是改正上述的原因,這就是永久性的怠惰。怠惰和紀律之間會有爭執,進而產生沖突。

          又一次,在關于結束沖突為主題的講座結束之后,我問他:“先生,您在講座前六個月宣布,如果那天您有講座,卻不想講,這不會造成沖突嗎?”他說:“不,若我不想演講,我就不講,但從沒發生過這種情形!”近五十年來,他一直演講,卻從來沒產生過不想演講的想法!這讓我明白沖突的終結意味著對計劃好的事沒有內在抵觸、沒有喜怒無常、沒有喜歡和不喜歡。自由不是缺乏精心的組織,而是我們內在沒有抵觸!

          當克里希那吉 與年輕的學生交談時,他會根據他們的層次進行交談;與科學家戴維?伯姆(David Bohm)交談時,他也會根據他的層次進行對話。他不像我們會評估對方的地位和成就,不管他跟誰說話,每次都一樣充滿著熱情,從不關心對方的身份。我觀察到,他總是能夠對所有的人,即使是最普通卑微的人,都保持專注、敏銳、留心和尊重,看不見一絲的懶散。他對每個人都充滿關愛,但這并不意味著他會與事實妥協,或是因為痛苦而逃避。

          1960年左右,在一次講座之后,我去找他,站在他的身旁時,有一位紳士從聽眾席走了過來,贊不絕口地說:“先生,講得極好,這是極其絕妙的演講!”當這位紳士離開之后,克里希那吉轉過身,對我說:“先生,這是侮辱!”對我來說,他非常努力分享生命的真理,但這位紳士不是過來探討他的演講內容,而是覺得這場講座有趣!克里希那吉不喜歡贊美,而且把我們視作的恭維與贊美當成是一種侮辱。

          1960年左右,我想通過拍攝來記錄他。那一段時間,我整天背著相機,但他就是不允許我拍他。他也不允許任何人在他演說時做筆記,他不希望他的演講被縮減成某一種知識,他希望他所有的演講內容與他們的所看見一道,能夠成為人們即刻的體驗。他反復強調他不是發表演說:“我不想傳遞給你們不知道的信息,我們要像兩位朋友一樣,一起觀察生命?!彪m然他是對著所有來賓說的,但他強調講話的本質是兩個朋友面對面地談話,我們應該把他的話當成面前的鏡子,用來觀察我們的生命,并證明他所說的話是否真實,不要盲目接受。

          他主張“贊成”或“否定”本身是毫無價值的,這對真理的追求意義不大。我可以“同意”或“反對”你的意見,但我們兩人仍不知道真相是什么。真相的價值,并非出于同意或反對,或肯定或否定某種觀念。有一次,大概是在1976年,他在拉吉嘉特的一場講座中,解釋社會混亂產生的原因:我們都自私地生活著。他強調,我們必須走出以自我為中心所劃出的范圍 。最后,我問他一個非常無禮的問題,但我們的對話卻非常富有意義:

          P.克里希納:先生,佛陀來這世上后涅槃,耶穌來這世上后也離開,克里希那穆提來了,也是會離世的,但是,人類的河流,卻一直照舊朝著同一個方向流動;那么,一位圣者生而為人,他踏出了這一條河流,又有什么價值呢?

          克里希那穆提:那么,是誰在問人與河流這個問題?

          P.克里希納:我只能以河流做比喻,因為我就身在其中!

          克里希那穆提:對于尚在河中的人來說,這一個問題毫無價值,因為他要用獎勵和懲罰來衡量一切,但這不是獎勵的結果。

          P.克里希納:先生,我懂,但你仍未回答我的問題。如果已踏出河流的人不能幫助他的同伴,那他的這種踏出,不就是自私的嗎?

          克里希那穆提:你說的“幫助”是什么意思?

          P.克里希納:哦,幫助他打破他的監獄,若是他不能打破,至少幫他改善監獄的條件。我把這些視作幫助。

          克里希那穆提:你的意思是說讓監獄更舒適,有更好的風扇和浴室?

          P.克里希納:不,不是如此,如果踏出河流,只是意味著這個人追求他自己的當下喜悅,過著寧靜的生活,感受一切的美好,難道他不自私嗎?

          克里希那穆提:當某一人從河流中出來時,他就會影響整個人類的意識,因為整個人類意識,原本就是一體的(the whole of consciousness of man is one)。

          接下來我一直保持著沉默,因為他的回答遠遠超出了我的理解。自此之后,此一問題就一直伴隨著我!

          在英國布洛克伍德(1977—1980)

          1977年,在英格蘭的一所名為布洛克伍德(Brockwood)的基金會學校,戴維?伯姆教授、阿西特?彰德瑪爾(Asit Chandmal)和克里希那吉與我在那兒進行了一場對話。我記得對話一開始,我們提出了一個問題,這問題我們幾個人在前一夜就已經討論過。伯姆教授是倫敦的伯貝克學院(Birkbeck College)理論物理學的教授,彰德瑪爾則是來自美國的計算機科學家,他們都對這些問題非常感興趣。我一開場就提出:“您說,由于人的自我產生的心靈制約和污染,人無法以不曲解(單純、天真)的方式清晰地觀看;因為我們無法察覺真相,所以自我繼續滋長。那么,要怎么結束這樣一種惡性的循環呢?”他深入這問題,我們進行談論。(第三章中會全文轉載我們的這一個對話)。每次我們問他問題,他都會重新審視,不會重復之前同一個問題的觀念或結論。他有一種特質——他從不執著過去,他認為重要的是要重新覺察真相,而不憑借記憶。于是,他深入地闡述這個問題:“我不確定只有當自我完全消失之時,洞察力是不是才會出現;或者洞察力過于巨大,以至于抹去自我?!边@不是先擺脫然后有洞察力,或先有洞察力后去掉自我的過程,它必須是同時發生。他的教導否定了時間,或是可以說,否定真相接受的前后相續之過程。這是關于人是否能夠覺察真相,人不會逐步接近真相,他說,真相就像某一處的盜賊,突然闖入了心中!

          當我問他:“您是一位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嗎?您脫離了它嗎?還是您本來就不在其中?”他說:“我也想問這個問題!”他也想知道由通神學會培養的小克里希那穆提,比起一般正常的兒童標準,他遲鈍,無法通過所有的考試,但是他的心卻不像其他人那樣,受到限制。為什么他能夠保持開放,接受新的東西?當你發現一位小男孩,把他培養成一位喇嘛,他就會成為那位喇嘛,所以,對他來說,成為偉大的神智學學者,或通神學會的領導人,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然而他是如何產生全新的東西?當所有的孩子都受到局限,難以擺脫自身的習氣時,為什么這一個孩子就能夠從每一次的經驗中間學習?至今仍然沒有答案。

          我問他有自我意識的人是否會造惡,他立刻回答:“不,他不是造惡者,是惡藏在他的里面!”對于我來說,他沒有批判,也沒有指責之意,只是對事實的一種確認,只要人是自私自利的,他/她的內在就有惡。

          他的傳記告訴我們,1925年,他30歲,在一艘前往印度的船上,聽到弟弟尼亞的死訊時,感到悲痛萬分。但是,一個星期之后,他登陸印度時,內心已經完全平復。后來,他給一位朋友寫了一句話:“只要有自我意識,就會有死亡、有孤獨與悲傷。當我經歷了尼亞的離世,我明白隱藏在悲傷背后的東西,以及它的起因,我逃脫了死亡?!本拖裎覀兇蠖鄶等艘粯?,他似乎表達他因弟弟的過世而有個人傷痛,而且可能讓他陷入自悲自憐等;但相反的是,他識破了這種個人的悲傷,了解死亡和執著的含義,讓自己自由。難道意識或心的質量是通過經驗取得,而不是通過收集情結、偏見,或新的習氣來觀察真相,獲得自由的嗎?

          有人曾經告訴克里希那吉,他很幸運,能夠受到通神學會的撫養,有賴德拜特和安妮?貝贊特為老師。他說:“對,我很幸運,他們是我的導師?!比缓竽侨苏f:“我們就不怎么幸運,我們上一般的學校,我們怎能發現真理呢?”他回答:“先生,我很幸運,因為不管他們告訴我什么,我總是一耳進,一耳出!”他并非貶低通神學會和那兒的老師,他只是指出他們的教導沒有限制住他的心。他的教導是:人必須由自己探求真理,不要從老師那兒接受真理,從老師那兒接受的真理只會變成語言,而不是自我認識(self-knowledge)。

          婆羅門已從這個國家消失了嗎?

          1985年,他最后一次到印度,我們在拉吉嘉特吃午飯,如同往常,他總是問沒人問過我的那些問題:“先生,婆羅門已經從這個國家消失了嗎?”我說:“這取決于你對婆羅門的定義。這國家有四分之一的人認為自己是婆羅門?!彼f:“不,我不是指由出身決定的婆羅門,這很幼稚!你知道婆羅門的品質嗎?”我問:“您說的婆羅門是指什么?”他講述了一個故事,作為回答:

          當亞歷山大大帝入侵印度時,與國王波若斯(Porus)大戰,他戰勝了。進入印度之后,他看到了卓越的印度政府的管理系統,整個國家整潔、干凈、井然有序,人們生活十分快樂。他就問波若斯:“是誰負責你的國家行政?”波若斯回答:“是一位婆羅門宰相,他負責一切的行政管理?!眮啔v山大就說:“我想和他談談?!辈ㄈ羲够卮穑骸耙驗槲覀冚數袅藨馉?,他已辭職,返回鄉村去了?!眮啔v山大說:“不管怎樣,你必須召喚他過來?!眹跖沙隽诵攀?,他隔天回來,轉述了婆羅門大臣的話:“告訴國王,我已辭職,而且婆羅門是不會到任何人那里去的,所以很抱歉,我不會來見他?!眮啔v山大聽了之后,就說:“好,那我去他所在的村莊拜訪他!”

          亞歷山大到了村子,看到婆羅門正坐在樹下教兩個孩子。當有人通知婆羅門,說亞歷山大大帝到來的消息時,婆羅門抬頭說:“我能為你做什么?”亞歷山大問:“你是宰相嗎?”婆羅門回答:“是?!薄澳愎芾淼梅浅=艹?!”“謝謝你?!薄澳阍敢飧易邌??我帶你到希臘,提供你最好的宮殿住,成為我們軍隊的統帥。跟我走吧!”婆羅門略一沉吟,就抬頭看著亞歷山大的眼睛,答道:“對不起,我想教這些孩子?!?p/>

          克里希那吉講完這個故事,對我說:“這就是婆羅門——你是不能收買他的!”他不是為了獎賞而工作,他做了婆羅門該做的事:作為宰相,他竭盡所能,管好國家;當戰爭失敗,他承擔了失敗的責任而辭職,這是正確的做法。當他在村莊里面,做他想做的事,不屈從國王或屈從于獎賞,這就是婆羅門的品質??死锵D羌f完,問我:“現在告訴我,婆羅門從這個國家消失了嗎?”我說:“我不知道??赡苓€有人在喜馬拉雅山,但我從沒碰到過?!辈粚?,我曾遇到過,因為——我眼前的他就是婆羅門。

          這個國家還有什么獨特的?

          又有一次,他問我:“這個國家還有什么獨特的?”我說:“應該是家庭的生活方式,每個人用愛尊重彼此,然而,我也不能說,這就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其他地方也有,只是程度或有不同?!彼c了點頭,保持沉默,他經常會給你留下這類問題,讓你自己思考。

          我隔天見到他時,他說:“我想告訴你這個國家的特別之處:我走遍了全世界,觀察到這個國家是唯一一個窮人還會笑的國家!”克里希那吉不關心宮殿、成就、橋梁、火車,他觀察人們,看他們怎么生活,所以他會注意到印度的窮人仍然會笑。在美國或歐洲的窮人,大都認為自己是不幸的、可憐的,被剝奪被損害,但在印度,他看到那些窮人盡管貧窮,他們仍然會笑,他們的精神并沒有被摧毀。他繼續說道:“在這個國家,雖然我們失去了這種品質,但仍然還保留下了一些?!?p/>

          如果深入這些問題和他對這些問題的評論,并放在自己心里,它們就會成為強大的學習動力。他從不要求我們全盤接受他的話,他是要我們反思,為自己思考,檢視他所說的話是否正確,人要以一己之力發現真相。在他的一生中,他從不允許任何人依賴他:他不收弟子、不求幫助,也絲毫不打算出家為僧。他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著,只因愛著世界而對世人講話。

          我們都很幸運,能夠有這樣的一位智者相伴,不管視他為通神學會的學者,或是他離開了通神學會,這些想法都微不足道。像他這種人并不隸屬于任何人、克里希那穆提基金會、通神學會、印度或任何國家,他屬于全世界!當然,他出生在某一個家庭,在某一所學校接受培養和教育。那所學?;蛲ㄉ駥W會會因培育了他而聲名大噪,然而,是他們的培育造就他現在的樣子嗎?阿楚約特?帕爾瓦當(Achyut Patwardhan)曾告訴過我,世界導師是因應世間的淚水而生,因此他屬于全人類。貝贊特夫人曾告訴阿楚約特:“當你不同意克里希那穆提的觀點時,也不要拋棄或忽視它們,把這些觀點記在心里。他是至上意識,我們必須反思、探索他的觀點,而不是直接否定?!卑⒊s特吉對我說:“我從沒拒絕過克里希那吉說過的那些話,然而,盡管我們看法差異甚大,但我會重視并沉思他的觀點?!?p/>

          通神學會、克里希那穆提基金會,以及我們所有人都很榮幸,有機會與克里希那吉合作,關心他,出版他的書,向全世界傳播他的教導,或是和他一起,了解他,聆聽他的教導!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像他這種人是非常罕見的。有一次,有人問他:“你從哪里來?”他回答:“我來自瑞希山谷(Valley of the Rishis)?!?p/>

          是的,他屬于瑞希山谷!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日韩亚洲欧美不卡在线_国内精品2020在线播放_亚洲综合性色一区_18禁精品一区二区在线_亚洲精品高清无码视频